让人类诗意棲居
媒体关注
孙虎:民意时代的景观向度——生态、文化与互联网

 

导言
“大众传播往往不能决定人们对某一事件或意见的具体看法,但可以通过提供给信息和安排相关的议题来有效地左右人们关注哪些事实和意见及他们谈论的先后顺序。”这,即是传播学领域著名的议程设置理论。借由议程设置,在过去的大众传播时代里,大众媒介掌控了专制舆论的权力。

欣喜的是,由信息化所逐步营造的新媒体语境,正逐步消解过去大众媒介的专制局面,民意的启蒙之光早已照进现实。新媒体的语境,启示的是一个不一样的话语权时代:或可称之为“民意时代”。

 

以民意来揣度景观的未来趋势,正是孙虎先生撰写本文的立意所在。
新媒体启示录,一个民意时代的临盆

新媒体语境下,自媒体打破大众媒介的信息垄断,虽然仍有着各样的审查机制,但相对于传统大众媒介里“把关人”遍布的情形,其传播自由度更见自我意愿。当一个自媒体与另一个自媒体形成互动,并把互动不断持续下去的时候,公众意见不断成型,摆脱过去受制于大众媒介议程设置下的被动和扭曲。

更为值得称快的是,借由新媒体的传播,公众意见段时间得以达成,并成为一种倒逼现实发生良性改革的力量。

 

2月2015年,对此给出了最为合适的注脚:

除了春节的如约而至,按照时间轴上的由近及远,这一月还发生了三个引人关注以及参与的事件——自媒体纪录片《穹顶之下》再燃环保问题、《返乡笔记》引发乡愁的群情讨论以及微信/支付宝红包联想的互联网思维与体验。

显见的是,这三起事件都是借由新媒体平台上的民意途径得以传播与引爆。可以设想的是,传统媒体语境下的这三起事件,将会是怎样的另一番景象。

两会在即,雾霾等环保重大民生却又敏感话题,“喉舌”如履薄冰遑论对这样一个敏感话题的待见。这一点可从媒体人对于当日的报纸观察中窥见一斑,据纸媒研究人王志勇在3月1日【纪录片《穹顶之下》发布于2月28日】微博发言称,“一早读报,几十家报纸头版,昨天在微博、微信上被刷屏的柴静,竟无一家提及,”不由得感叹“还不如明星劈个大腿、离个婚、吸毒什么滴都能上个头版”。而如今纪录片被删除的事实更是旁证了传统媒体语境下《穹顶之下》的黯然。

而较之于《穹顶之下》,《返乡笔记》则只能设想的更为惨淡,一方面内容有违改革开放的主旋律,另一方面也缺乏一个有影响力与新闻价值的作者。微信/支付宝红包则是技术手段与思维方式的问题,缺乏微信与支付宝等新媒体的诞生,便缺乏存在的基础。

 

然而,新媒体的诞生与冲出重围,让这些事件走向了另外一种结果:

《穹顶之下》虽然被删,然而不到24小时便已过亿的点击量,足以说明该纪录片的传播效果。而在现实效果方面,片中所传达的“依靠的就是每一个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意志”即从我做起的观念也正逐渐启蒙着全民的环境意识与行动。在百度进行的一个全民话题栏目中的调查,足以显示这一点的切实有效。而环保部新任部长对柴静的感谢以及正在进行的两会中的环保声音,无不是现实对纪录片的正面回应。

《返乡笔记》: 从一个普通的论坛讲稿,经过微信平台的酝酿与传播,以及门户网站的后续跟进等多媒体综合传播,“乡愁”已经从线上逐渐弥漫到线下,两会期间的许多代表便对此作出了积极回应与参与,其中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张晓山表示,“乡愁是大家共同的情感,文中反映出来的现象,值得深思。伴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和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一些乡村凋敝甚至消亡是一个必然趋势。在今后的新农村建设中如何留住乡愁,还需从科学规划上下功夫。”

微信红包:虽然发轫于2014年的春节,然而真正形成社会性影响的广度与高度,却是在2015年的春节。这一年春节,在微信红包仍在摩拳擦掌的时候,支付宝便已迅速出击,先微信一步推出应用,虽然微信的后发制人成功卫冕局势,但支付宝终究打破了微信在红包上风头无两的局面。而影响上表现更为明显的是,2015年的微信/支付宝红包不再是群/圈内的自娱自乐,企业等开始强势参与进来并借此形成与(潜在)用户的互动良机,更是不惜巨资在《春节联欢晚会》这样一个传统节目上通过电视这样一个传统媒体的传播下形成与新媒体用户的互动。

新媒体正瓦解着过去由大众媒介所主导的意见权力,以更见民意的方式迅速发展起来。这一种现象上的意义,正不断演绎在本质上的进步:以软世界的规则倒逼硬世界的转变。

这一切,不得不让人正视新媒体的演绎及其之下的民意流动。景观,亦不例外。

……

 

 

1.民意启示录之《穹顶之下》,景观的生态向度

 

“它不可能被窒息。虽然提出的问题不能马上解决,但这本书本身受到了人民大众的热烈欢迎和广泛支持,播下了新行动主义的种子。”虽然无法媲美于蕾切尔·卡逊警告了一个任何人都难以看见的危险,却依旧无妨我们将《穹顶之下》的意义借由《寂静的春天》来表达,毕竟就当下的中国而言,这算是一篇关于雾霾的全国性环保战斗檄文。

“雾霾是什么?它从哪里来?我们该怎么办?” 并非只是纪录片《穹顶之下》的铺陈线索,更是对所有人的叩问,亦包括我们这一群与之紧密联系的景观人们!纪录片以数据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作为雾霾主要成因的PM2.5,“百分之六十来自于燃煤和燃油,也就是化石能源的燃烧……燃煤的污染没解决,汽车的污染叠加进来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不仅与每一个普通人息息相关,从我做起可以给未来一个全新。更是与景观人有着天然的职业关系:景观设计师所从业的内容,即是以土地为依托,研究土地上一切生命的和谐与共生关系,为万物在时间与空间上提供自然发展的可能。


基于当前快速、无序的城市扩张所引起的一系列城市问题,我们有必要提出系统性的景观规划与设计思路。从具体的角度来讲,

首先,应走景观先行的新型城镇化路子。景观不是装饰,而是一个建构区域景观格局与城市生态安全的规划学科。

当前的城市化问题无疑证明了现行的城市规划已经难以适应新条件下的发展,许多学者与专家早已提出需要反思以及改变当前的规划理念、设计手法等。吴良镛先生就曾旗帜鲜明的指出,“中国现行规划体系主要是20世纪50年代初期奠定的,属于物质规划……在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承认当前的规划思想、规划方法是不完善的、滞后的,已不能完全适应当前城乡急剧发展的迫切需求,亟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景观,无疑是一个应运而生的新规划思路。作为一门包括从植物配置、叠山理水、场地规划到区域景观格局、大尺度生态系统、生态基础设施等内容的综合性学科,景观对新型城市化所呼吁的安全景观格局有着先天的系统性优势。因此,景观对这个时代的应有之义,是一个建构区域景观格局与城市生态安全的规划科学,并以此大胆地走到历史舞台的前沿,以自己的专业解决当下的城市化问题。这即是要求,景观先行,打破传统的城市设计模式与流程。

 

其次,城市发展应结合自然,让山水流入城市。

这即要求我们站在宏观的角度,从城市的山水容量、生态体系入手,把开发的强度控制在尽量较少干扰土地上生命平衡的生态系统,以及人能够继续去欣赏城市原有风貌的尺度,要见山见水,而不是遮山挡水。

宏观上,以山水格局规划城市,让城市融入自然,最后进行功能的分区以及建筑的植入。表现在具体形态上,即是形成高低错落有致的建筑景观,尊重城市周边自然生态系统,并借助山水脉以及场地肌理,将其引入城市空间,形成城市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一如中国古典城市中“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诗意印象。微观上,以生态山水元素引入城市,形成自然体验空间,赋存城市的景观诗学意义。表现在具体形态上,即是要在城市发展中留有绿色发展空间,让建筑与树同根,与水同源,这一点在日本东京中城以及六本木新城的设计中,可窥见一斑:现代的摩天大楼边,留置大片山水空间——绿树绕着泛着涟漪的湖水,水荇伴着轻快流淌的溪水,花香缠着鸟语,休闲的人们,或躺在草坪独享一份宁静,或扶老携幼享着天伦之乐……

再次,大城市发展应谋求紧凑型的竖向发展模式

传统城市化路子以现实证明,无序的向郊区、农村扩张的横向型粗放发展,不仅形成了城市对人与自然的隔离,形成了硬质空间对绿化生态空间的侵蚀,更是造成了生态安全危机、耕地安全危机等严峻的形势。

新型城市化有必要谋求一种高密度的、复合功能的精明增长策略,即紧凑型城市。

传统的城市发展,多呈现出低密度开发,向郊区无序蔓延的面貌。作为一种精明的城市发展策略,紧凑型城市以整齐有序的紧凑开发形态为主要方式,维持并形成富有活力的中心城区,力求减少机动车使用频率,减少PM2.5的生成机会,力求高效利用城市的土地与空间资源,力求减少环境污染以及对自然、耕地的破坏等。

 

最后,景观应是城市问题的系统解决工具。

无论是传统城市化导致的诸多弊端,还是高耗能、重污染工业化阶段的遗留问题,当下的城市发展面临诸多严峻的问题。唯有解决当下的城市化中的各种恶性肿瘤,新型城市化的路子才有稳健前进的可能,比如工业废弃物污染、旧工厂搬迁后的遗留空间、矿业废弃地污染、城市内涝与水资源匮乏的矛盾等。幸喜的是,经过各种实践证明,景观在医治上述各种肿瘤方面,有着丰富且专业的能力,比如棕地治理与开发、旧工厂改造与再利用、矿山土壤修复与山体绿化、水体污染以及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建构等。

现实中,我们也注意到许多上市园林企业早已关注并投入到这样一个生态修复的市场中,并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近年许多设计型的景观企业也与一些研究机构形成合力露出抢滩的局面。

这都凸显着生态修复市场的巨大空间,以及景观的可为之处。

 

另外,2013年12月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建设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随后, 2014年10月,住建部印发了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并于2015年1月,联合财政部、水利部启动了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申报工作。无疑,这都对当下的城市建设提出了新的挑战,景观设计师宜将凭借自身的先天专业优势,投入解决当下城市问题的工作中。

 

我们的工作别无所求,只愿早日实现纪录片中所描述的那样:

 

“春天来的时候门开着,风进来,花香进来,颜色进来,有的时候你碰到雨或者碰到雾的时候,你会忍不住想要往肺里面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能感觉到那个碎雨的那个味道,又凛冽,又清新,秋天的时候你会想跟你喜欢的人一起,就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干,懒洋洋的晒一会儿太阳,到了冬天,你跟孩子一块出门,雪花飘下来她伸着舌头去接的时候,你会教给她什么是自然和生命的微妙。”

 

 

2.民意启示录之《返乡笔记》,景观的文化向度

 

《笔记》里说,“回家过年,其实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一件事。”乡愁亦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因为家乡已经糅进了血液中,哪怕现实里的凋零也化解不了这一份梦里的、脑海里的浓郁。而尤为严重的是,“乡愁”不惟农村独有,城里的乡愁更为严峻——趋利之下,城市不仅正在谋杀乡村,亦在自杀。就像法国《费加报》面对北京四合院、胡同不断消失的现状时的感慨,”现在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场文化自杀,北京正把自己伟大的文化变得平庸。“

 

乡愁之下,对景观人也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课题:面对当下的乡愁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文化集体失忆,景观又将何去何从?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张晓山表示,“乡愁是大家共同的情感……如何留住乡愁,还需从科学规划上下功夫。”对此,在景观规划中不仅应该就对自然价值予以尊重与考量,还应在文化价值方面着力:

 

首先,由关注场地精神上升到重视文脉并把两者结合

诗意栖居,便是要构建一种让身体与精神都能一起居住其中的场所,并在时间线性条件下永葆活跃性、连续性。反观当下,既无法安放身体,到处污染肆虐、雾霾锁城;更无法寄托精神——在过分强调功能分区与技术理性的《雅典宪章》影响下,现代城市早已缺失了精神内核与人文关怀,更是在政绩冲动与商业追求的驱动下,自绝于历史的、地域的文化,一场千城一面的城市特色危机早已席卷全球。

正是基于严峻的城市整体危机(环境、特色、文化等),从场地精神上升到城市文脉的转变,便是其中最为关键的驱动。

 

文脉(Context),原是语言学中的概念,直译为“上下文”“语境”等,后被引申进建筑学与规划学中,以其局部与整体联系的意义,使我们的关注点由简单关注建筑周围环境文脉上升到重视历史文化传统内涵并把两者相结合的发展。

虽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筑学领域的文脉理论便已引入中国。然而,在“文化大革命”历史虚无主义的余毒,以及快速城市化、功利性的城市建设等思路影响下,文脉并未在中国城市发展中起到应有的作用。通过当下的反思,我们应以文脉注重环境与文化关连的设计手法反对冰冷的现代建筑,总结与梳理过去城市历史过程的基本经验和特色形成文脉基础,保护城市文化遗产,在新型城市化中提升文脉地位,用于指导城市建设与管理。
其次,城市的本土性是第一位的,现代性是第二位的。

 

城市建设根本是立足于本土文化,而非继续被国际主义和全球商业价值所裹挟。城市发展过程中,本土性是第一位的,现代性是第二位的。城市必须是建立在独特的本土文化基础之上,以现代生活的尺度,以及现代技术与材料等予以创造性的建设。 只有将现代性与本土性相融合,才能保持与张扬城市的鲜明个性,承担文化传播与传承、信息流动的媒介。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城。

 

再次,景观即媒体,景观应承担起传播本土文化价值的责任。

景观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含义,变成了一种很重要的媒体:城市的象征、国家的象征、时代的象征 因此,小到一个城市,大到国家,都在进行一种世界范围内的竞争, 以景观为媒体的信息传播竞争 在此意义上,景观成为一个传播媒体:国家宣传精神与文化、区域展示经济与文化……景观的媒体意义,已经不言自明。

西学东渐,以及全球商业价值的汹涌澎湃中,传统价值的剥落与丢失,我们陷入了极端的文化不自信境地,并最终催生了千城一面的当代尴尬。然而,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民众的文化自信已经在凝聚与提升,对于本土文化价值的重视日益显现。对此,景观不仅要顺应时势根植于传统文化内涵,更要起到文化启蒙与传承的引领性角色,充当对本土文化价值的传播媒介。


最后,新中式不是传统元素的装饰主义,而是写意山水的现代演绎。

随着本土文化自信的重拾以及传统文化的复兴,新中式以其内涵上的先天优势,以全新的风格脱颖而出,它传承着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通过对中国古典设计手法与技巧的跟进和变通,以及在新材料新内容上的运用,出色的表现出含蓄而秀美的中国风情。然而,我们追溯新中式的源头,不能浅尝辄止于中国古典园林,否则易走入古典元素或堆砌或装饰主义的歧路。我们应该清醒意识到,中国古典园林的许多造园技法和意境,多来自中国写意山水画——新中式,胜在神与意境等形而上的与传统暗合,而非符号与元素等形而下的沿袭。

 

当下掀起的对于“乡愁”的群情议论,也正应证着我们正在失去对某些过往的记忆。而我们所要努力去完成的便是,未来的某一日,我们的后代不至于成为文化失忆的一簇浮萍。

 

 

3.民意启示录之微信/支付宝红包,景观的互联网向度

 

互联网,是技术,是思维方式,是生活方式,更是一个时代。这个时代里的每一人、每一事、每一物都被数据化为互联网世界里的信息——0与1主宰的世界里,传统的一切被打碎、被颠覆。

微信/支付宝红包甫一出现,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了整个春节氛围,不动声色间便已颠覆了拜年红包的传统互动方式,创造了一个以互联网为中心的巨大支付场景。

数据重构的世界里,景观的互联网向度成为必然——“考虑大众的思想、兼顾人类共有的行为应群体优先”,现代景观的民主性本质也决定了顺遂民意、走向互联网的必然趋势。

前面说过,互联网的理解可以有多个层面,技术层面、思维方式层面以及生活方式层面。

 

就技术层面而言,互联网所代表的是当下最先进的生产技术,而景观行业也对此作出了积极地回应:设计之初条件解读中de Google Earth、GIS等;设计过程中的CAD、SketchUP、Lumion、PS等;以及常用的网络资源平台——综合性门户网站,如景观中国、中国风景园林网等;专项类网站,有综合性图库网站,Pinterest、谷德设计网等;有植物类网站,PPBC中国植物图像库等;有学习交流论坛,秋凌景观网、SU BBS等;有奖项赛事类网站,ASLA、艾景奖等;有苗木报价网站,青青花木网等。其如个人类博客,如庞伟新浪博客、俞昌斌新浪博客以及苏文青云腾讯空间等。以及当下比较人们的微信公众平台类自媒体,诸如DE景观广角、芦苇植物造景设计研究中心等。

 


然而,互联网的真谛却存在于技术实体之外,即颠覆传统的新思维方式与新生活方式。

历史赋予每个时代不同的使命,在生产力变革与进步的表象下,是独属于每一个特殊时代的特殊主题——从古典园林到现代景观,看似一脉相传,却早已发生了质的转变:拆字法无疑能将古典园林的本质一览无余——“园”,本质上便是据为己有的私有行为,无论是皇家园林、寺观园林还是士人园林,无不如此;而现代景观的本质却是公众所有的民主性特征。

 

显然,景观与互联网有着本质的勾连。

互联网的最大特性即是开放/关系思维而非自我思维。现代景观颠覆了古典园林“清风明月我”的自我观照思维,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共享思维契合了当下的民主社会特性。同时,这种关系思维,不仅止于人与人之间的资源共享,更在于恰当处理土地之上一切生命之间的和谐共生关系。

囿于古典园林的“独乐乐”思维定势,许多时候的设计思维我们常见的便是“我希望”“我觉得”“我想“等设计师的主观性词汇,而不是顾及场地、顾及甲方以及甲方的甲方、顾及周边一切生命权利。另外,“景观价值不受重视“的现状,也无不与此相关:设计不考虑民意,也与圈外诸行业缺乏互动,只顾自说自话,最终导致景观应有的价值无法体现,对城市与社会的贡献缺乏强有力的表现。此等情状下,大众除了将其置于填缝纹饰的位置甚至全然忽视,却也无二选。

 

作为2014年一个比较时兴的事物,众筹吸引了许多人尤其是创业者的眼球。笼统而言,众筹是利用互联网特性,让小企业、艺术家或个人对公众展示他们的创意,争取大家的关注和支持,进而获得所需要的资金援助。

精彩的是,已有景观机构也对此跃跃欲试,试图以此为突破口切入互联网思维下的景观新形势。当然,与严格意义的众筹有所不同的是,该景观机构的利用互联网众筹的不是资金,而是创意与智慧。“由城市规划师、旅游规划师、景观设计师、经济策划师等组成网络资源团体,共同承担项目的规划设计工作。欢迎具有某方面特长的城市规划师、旅游规划师、景观设计师、经济策划师等加入网络资源团体,开启无边界的互联互助设计模式。“在该景观机构的众筹倡议中,我们惊喜的发现这样一个借助互联网平台凝聚多专业力量互联互助的设计模式,已经在以实际行动在景观行业向互联网师时代发起了试探。

 

 

或许,这样一种模式有太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或许,这样的一种模式在当下过于理想难以落地……但积极适应时代发展的尝试,总好过仍在迷茫中的大多数。

或许,互联网思维中的景观,有着更好的前进方式。只是,需要更多的尝试与实践。路,是由脚踩出来的,是属于敢于迈出脚步的人的。

 

(本文系山水比德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南京林业大学客座教授作者孙虎先生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山水比德二维码
020-37039822
Corpyright © 山水比德 . All right reserved . 粤ICP备15061052号-2 DESIGN BY PATO